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曆史文化

享譽魯南蘇北的牛山孫氏大畫家孫曉樓(圖文)

時間:2017-05-22 14:05:13  來源:牛山孫氏曆史文化研究會  作者:孫啟新

            一個出生上世紀民國初年,在匪患、荒災、戰爭等惡劣生活環境下,沒有進過美術學院深造,沒有拜過名家為師,靠著自學走向藝術道路,成為一方繪畫書法名家,真可謂是那個時代鳳毛麟角的文化名人。NNN中華牛山孫氏網

他就是享譽魯南蘇北的牛山氏家族大畫家曉樓。
曉樓,1919年9月出生在台兒莊區馬蘭屯鎮道莊村一個書香門第的農民家庭,父親子明是魯南蘇北一帶有名的開明紳士和私塾先生,從小受家庭熏陶和影響,加之天資聰穎,稟賦靈敏,上小學時就在班裏學習成績名列前茅。
十歲時,一位文化修養很高的親戚來家做客,看到他的五言對句“一庭月色白,兩院日光紅”和一首五言絕句《秋遊詩》後讚不絕口,在他的作業本上寫下了“出言不凡、字跡秀麗,將來終非池中之物也”的字句,對激勵他學習起到了鼓舞作用。除了學習成績優異外,他對課本和其他讀物上的插圖特別感興趣,用彩筆時常把插圖臨摹的惟妙惟肖。他的繪畫成績在班上都在95分以上,由於畫技出色,學校的黑板報每次都是他設計畫出。一次,他偶然看到嶧南有名畫家黃紹華的幾幅牡丹花,對繪畫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聽說同學家裏有一本《古今名人畫稿》,他步行二十多裏從同學家裏借來全部臨摹一遍。鄰居們知道他的畫形象逼真,紛紛央求要他畫《鍾馗殺鬼》圖,他就用白芨和朱砂等顏料臨摹了很多張,送給鄰居們掛在房門後辟邪。
1934年,曉樓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濟南正誼中學。學校裏有專業的美術老師,他對美術課是如饑似渴,認真聽講,一次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畫出一枝菊花,並題上“千載白衣酒,一生青女霜”詩句,他被畫與詩的意境又完全迷住了,就買來《芥子畫譜》等畫譜,在課餘時間依樣畫葫蘆地一幅幅地臨摹。一次他在學校黑板報上畫了一棵鬆樹上站著兩隻麻雀,畫得栩栩如生,讓全校師生讚不絕口。在形式上,他還畫山水、人物、花鳥蟲魚,工筆與寫意同時並進。由於經濟條件限製,他隻能買些白紙或報紙代替宣紙來畫。
1937年七七事變後,他輟學回家,在幫家裏幹完農活後,整日在家讀書、畫畫、作詩,年節或遇到紅白事給鄰居們寫春聯、喜聯、楹聯,看見什麽畫什麽,以提高自己的畫技。
1941年,他參加了115師運河支隊從事抗日宣傳工作。1945年,台兒莊一帶第一次解放,他在馬蘭屯中心小學教美術課,受父親參加革命的影響,他在學校的影壁牆上大膽地畫了一幅毛主席像,對當時宣傳共產黨主張產生了積極影響。1946年,他先後到嶧縣中學、嶧滕聯合中學任教,一天教導主任發現他畫的一幅《岸崖青鬆圖》,覺得他很有藝術修養,把他調到教導處工作,後又調到泗水縣的曲阜師範任教。同年因國民黨軍隊重點進攻山東,魯南學校北撤,途中別人都是背著幹糧,他卻背著王羲之的草書《十七帖》和珂羅版的《神州國光集》殘卷。在行軍途中,他看到沂蒙一帶壯麗的山水,就產生了強烈的創作衝動,沒有筆墨,他就從房東那裏找到幾塊棗木板,用木刻刀繪製了《曲阜師生摩天嶺行軍圖》、《山村的早晨》等幾幅版畫,在大眾日報上發表,對當時因戰略撤退處於革命低潮時期,鼓舞解放區人民群眾鬥誌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1948年,他從黃河北撤回來,在臨沂新華書店做宣傳工作,給大眾飯店畫了一隻大公雞做廣告,博得廣大群眾的好評。魯中南行署讓他和《大眾日報》社的一位美術劉編輯負責辦賑災畫展,他用水彩技法進行創作,劉編輯稱讚說:你的水彩畫都帶有油畫的味道。1949年,他調到山東省新華書店做宣傳工作。1951年上級號召捐款支援抗美援朝,由於當時工資實行供給製沒有錢,他就用業餘時間給電影院畫工農兵形象大油畫做廣告賺錢,把所得的潤筆費全部上繳支援抗美援朝。1952年機關實行低工資製,全家五口人生活費全靠他一個人工資,他仍然把省吃儉用來的錢全部購買《徐悲鴻彩墨畫選集》、《齊白石畫選集》等名人畫集資料學習研究。1953年,他的行書作品《杜甫望嶽詩》在濟南工人文化宮展出,後又被送到華東區展出。無錢買紙,有時畫癮上來,他就在一麵空曠的牆壁上畫了一幅《百花齊放》國畫。後來,拆除這些房屋時,工人們說:這麽好的畫,拆除真可惜!都不忍用錘砸牆。一次他偶然看見濟南群眾藝術館征集美術作品展覽,就自告奮勇地畫了送去兩幅和平鴿與紫藤花國畫,被多名藝術大師看中。從此,山東省和濟南市每逢有藝術展覽時都邀請他參展。1958年秋,他被調到省出版局工作,省人民出版社知道他會畫連環畫時,就向他約稿,他就用勾線填色工筆國畫的技法繪製了一本《胖鴨和大雁》兒童彩色連環畫,在全國出版發行。
1959年,正值十年國慶,濟南市文聯向他要去九幅作品,正式展出8幅,其中一幅《群英集會》是五個雄鷹聚集在鬆樹上,結果被認為是醜化勞模,被黨委負責人叫去談話,“你畫的老鷹是大毒草,以後不能再畫了”。直到1979年20年間,再沒畫過老鷹,1980年改革開放後,他才畫了一墨筆《鬆鷹圖》發表在《棗莊日報》上。
上世紀60年代,他經常到外省聯係工作,他利用坐車的間隙,順便速寫了數以百計的山水、花鳥,如從北京到杭州的列車上,他速寫了《在京杭道上》;在北京、天津等大城市,閑暇之餘別人都是遊玩,他卻一頭紮進各地的博物院繪畫館和藝術博物館,潛心揣摩古代和現代名家作品,在天津藝術博物館,他臨摹了館藏的《赤鬆百鶴圖》;在南京博物館,他臨摹了館藏的明代呂紀的《三思圖》等。可惜在文革中,他臨摹的古畫和所藏一些碑帖都被迫自行燒毀了。
1962年,他根據《人民日報》刊登拉丁美洲人們把《毛澤東選集》當作珍貴禮物贈人的消息,畫了一個花籃放著用紅綢紮著的《毛澤東選集》,書旁還添上兩朵正怒放著的玫瑰花,並題有“世界紅旗飄”等五言絕句,曰《珍貴禮物圖》。文革期間,有人給他寫了10多份大字報,說花籃是糞箕,把領袖著作放在糞箕中,用心何在?對他進行批判,想起來真是叫人啼笑皆非。
1976年,他從濟南退休回到農村,為充實晚年生活,每日讀書、種花。夏秋之際,庭中西洋枸杞結滿了寶石般的果實,白頭翁、麻雀、灰喜鵲等許多小鳥都飛來啄食,想法設法也嚇不走。他就畫了一隻張開翅膀的老鷹正剝食灰喜鵲的畫,糊在硬紙板上掛在枸杞樹的枝頭,嚇得小鳥不敢來了。第二年,又畫了一隻凶猛的貓正在捕食麻雀的畫,放在樹枝上,周圍都是嘰嘰叫的鳥,就是不敢來啄食枸杞果。他曾給鄰居晉倫畫了一隻公雞掛在西屋牆上,居住東屋的晉倫父母說:家好幾年不養雞,但整天老是聽見西屋有雞叫。晉倫糊弄父母說,可能是鄰居的雞叫。兩位老人說:聽得清清楚楚是從西屋叫的。晉倫說:這是曉樓畫得太逼真了,印在父母頭腦裏產生的臆想。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人們迎來改革開放的春天,曉樓也煥發了春天般的創作熱情。他每月從生活費省下一些錢來,買筆紙、顏料,為親戚朋友、老同學和老戰友寫字作畫,有些畫傳到了河南、甘肅、新疆及台灣、香港、日本和美國等地。省市區舉辦畫展時,都派人前往他處征集。他晚年創作的書畫作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應邀參加了棗莊市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1981年,省裏組織慶祝建黨60周年書畫展,他創作了《青桃圖》,同年在開封、徐州等地連展,展出的《望泰山》行書被河南省《梁園書壇》上刊出。1982年2月,他被吸收為山東省美術家協會會員。1984年和1986年,全省第一、二屆老幹部書畫展,他還創作了《梅花》、《水仙香》國畫和書法作品《過太湖》等作品參展。1984年慶祝棗莊建市35周年,他創作了《赤鬆多壽圖》和書法行書。同年紀念淮海戰役35周年書法展,他還創作了《淮海大戰》油畫,後由解放軍出版社收入專集出版。1987年慶祝棗莊建市38周年,他創作了《黃花圖》和書法作品參展,同年他的《雄鷹圖》參加了全國十城市政協作品書畫展;1989年,棗莊市組織慶祝建國40周年,他創作了《孔雀圖》和書法作品《神州處處太陽紅》(行書)。1988年,棗莊市文聯和藝術家協會,在台兒莊區人大、棗莊工人文化宮等多地,為他舉辦了個人專題藝術展,展出了80多幅國畫和書法作品,受到了廣大專業人士的好評。1990年他的書法作品又參加了十城市政協作品書畫展。1990年7月,他被吸收為山東省書法家協會會員。 1991年,他被選為政協台兒莊區第三屆委員。同年“洛玻杯”全國老年書畫大賽在北京舉行,他的《雄雞菊花》被《洛玻藝術世界》收藏,《雄雞紫藤》也參加了全國十城市政協作品書畫進京展。他的作品都是被評為一、二等獎,受到全國各地名家的讚許。
1992年6月,山東畫院高級、齊魯書畫研究院同時吸收他為專業畫家。同時,山東省政協書畫之友社、山東省美術家協會、山東省書法家協會、山東省美術館單位為他舉辦個人書畫展,展出作品120多幅。2000年,妙趣橫生的《雞》被編入《世界傳世名畫書法鑒賞》,並榮獲“傳世藝術大獎”。《神州春暖》被編入當代大型畫集《世界當代著名書畫家真跡博覽大典》。《山東美術家辭典》,《中國當代美術家名人錄》,《當代書畫篆刻家辭典第二卷》,《秋實集》,《中國當代書畫家名人大辭典》等辭書均有其傳略。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曉樓在創作書畫生涯中,注重培養自己的藝術風格,他常說:作書要寫出、畫出個人的真麵目,不能做亦步亦趨、依樣畫葫蘆的“書奴”和“畫奴”。他的書法作品一般都是用自己的詩作,很少用古代詩詞,個人的詩作有時代精神,即使是題目詩,亦多是即興詩作,重靈性、輕平仄。所以,人們都喜歡的他的字畫,現在棗莊市藏家都以能有他的字畫為榮而炫耀。
2002年9月,曉樓病逝於濟南,享年84歲。
 
聯係地址:山東省棗莊市興華路11號市中地稅分局

手機:13863261144NNN中華牛山孫氏網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上一篇:牛山孫氏賦  下一篇:孫承瀚“千裏救弟”的故事

評論隻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違反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一切後果自負,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