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曆史文化

抗日烈士孫景三和石門村戰鬥

時間:2015-10-20 22:46:12  來源:牛山孫氏曆史文化研究會薛城分會  作者:孫晉餘

 GGG中華牛山孫氏網

“抗戰中的牛山族人”之十一
                                                                 抗日烈士景三和石門村戰鬥
 
景三,譜名景昕、1914年出生在山東省嶧縣周營街四村(現屬棗莊市薛城區周營鎮四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少年時曾讀過一段時間私塾,後因經濟困難輟學。抗日戰爭爆發後,棗莊嶧縣先後淪為敵戰區,日本鬼子燒殺搶掠,偽頑勢力乘機作亂,老百姓逃荒要飯,加之旱澇蟲災,人民群眾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這都在他的心中播下了報國殺敵的種子。
運河支隊“飛毛腿” 一夜百裏送糧款
魯南地區在共產黨組織的影響下,一些思想進步的仁人誌士,愛國青年紛紛組織武裝,舉起義旗,抗日救國。嶧縣西南中李莊的伯龍和彎槐樹村的邵劍秋就是其中之一。這兩支抗日隊伍的興起,振奮和吸引著許多熱血青年。1938年春在其重堂族兄伯龍的說服下,當時24歲的景三毅然參加了伯龍組建的抗日隊伍並由伯龍之父茂金用一大車小麥購買盒子槍一支交其使用。同年6月,在共產黨員朱道南的介紹和倡導下伯龍、邵劍秋、胡大勳、斌全等所領導的抗日武裝組成統一戰線,組建了以朱道南為首的“山外抗日軍四部聯合會”伯龍任副主任。1939年秋,經中共魯南特委同意,伯龍又任“魯南第三專員公署特務二旅”旅長,後來又組建嶧山支隊並任支隊長,景三都一直跟隨部。隨其多次參加對日戰鬥並從事情報的收集和傳送工作。至今,當地的一些上了歲數的老年人談起景三都說:“他當八路時紙條子吃的不少”。言外之意是指在收集和傳送情報中,如被敵人發現隨即把寫在紙條上的情報放到嘴裏咽到肚裏,不叫敵人抓住把柄。
1939年底,經八路軍一一五師羅榮桓政委批準,山外四支抗日部隊合編為八路軍一一五師運河支隊,並於1940年元旦在周營召開成立大會。景三隨部編入運河支隊,從此真正成為一名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戰士(在烈士證書中,由此記載著他參加革命工作時間)。
1940年10月,景三跟隨部進入魯南軍區駐抱犢崮山區休整三個月。戰士們經過學習和整頓後,樹立了對日持久作戰思想,同時軍事技術和組織紀律性也大大提高。出山時,雖然寒冬臘月還穿著單衣服,但沒有一個叫苦的,個個鬥誌昂揚。(烈士之妻張振蘭後來回憶)為了恢複黃邱山套抗日根據地,根據羅政委指示,運河支隊,嶧山支隊等抗日健兒出山後接連攻克了周營等幾個偽據點。接著,我軍各部一鼓作氣,協同作戰,又接連取得了新閘子、六裏石、杜莊等戰鬥的勝利。1942年元月,伯龍在毛樓對日戰鬥犧牲後,景三仍跟隨運河支隊第二任支隊長邵劍秋任戰士及軍需員(見邵劍秋1990年間的五封書信)。
在抗日戰爭最艱難的1941年和運河支隊活動最困難的1942年根據地縮小到隻有黃邱山套裏十幾個村莊,隊伍大幅減員,根據上級指示,大部分運河支隊隊員以連為單位分散活動在敵戰區,隊員們大多數改穿便衣吃派飯。盡管環境惡劣,條件艱苦,但景三革命意誌毫不動搖,堅定地跟黨跟隨部隊活動於運北地區周營、陰平西、棠陰南一帶,一邊對敵作戰,一邊做群眾工作,繼續為我縣委縣政府和運河支隊機關收集情報,籌集糧款(以款代糧)。通過各種關係從敵戰區購買八路軍急需的藥品、子彈、手榴彈;多次在戰鬥中搶救傷員;組織戰士、群眾掩埋犧牲的戰友及安撫犧牲的烈士家屬等。他還經常通過關係把從敵偽軍處購買的子彈、手榴彈讓其妻張振蘭存放在秫疙瘩垛和豆草垛裏。然後冒著危險送到部隊。
根據上級安排景三經常把征集來的鈔票和現大洋裝到褲子的兩條褲杈裏,把褲腰和兩條褲角分別紮緊,再騎到脖子上,腰間別著盒子槍,頭天夜裏十點多鍾從周營出發,路經古邵、萬年閘等敵偽幾個據點把鈔票和現大洋安全送到我縣委縣政府駐地澗頭集,於第二天拂曉前返回周營。像這樣一夜往返百多裏路往我縣政府財糧科送經費是經常的事。景三身高一米八左右,瘦長個子,走路特別快,由於他作戰勇敢辦事利索,行動爽快很受支隊領導的賞識,別人送外號“飛毛腿”。
槍林彈雨救傷員 抗擊日偽巧周旋
1942年春,我運河支隊戰士許長清同誌(家住牛山後村,解放後任棠陰公社書記)在圩子戰鬥中右臂負重傷。景三同誌冒著槍林彈雨從戰場上把他背回來,一直背了幾裏路到了單廟村東的家廟裏,作了簡單的包紮後趁黑天找車把他送回家中養傷。
1942年元旦,我運河支隊戰士晉文在打毛樓戰鬥中犧牲。景三在戰鬥結束後帶兩名戰士找車從四十多裏路的運河南把屍體托運到其老家單廟村進行安葬。並按當時我縣政府規定對其親屬多次進行撫恤照顧。像這些搶救傷員,安撫烈軍屬的事例舉不勝舉。
景三先後參加過曹家埠、西楊莊、朱陽溝、周營、牛山、韓莊據點、邵樓等多次對日軍戰鬥。他的左耳朵邊在打周營時曾被子彈掃著負有輕傷。有一次他執行任務從西沙河崖村回周營,在村西遇到了日本鬼子一個班十幾個人在家西土山子上架著一挺機關槍,嘴裏還哇啦哇啦的說著日語。土山子高有七、八米,是百多年前邵家大戶人為挖築的,1958年大躍進時被四村大隊填平。景三離土山子約有百十米,想躲避走掉已來不及。當時如被鬼子喊去或是抓著,一是帶著短槍;二是鬼子要檢查手心和看肩膀,檢查有無持槍磨出的繭子。老百姓和職業兵的手和肩是不一樣的,很容易檢查到。在這危急時刻,他忽然看到前邊不遠處正在澆菜的小姚莊村民於得水(現都屬於四村),為了不引起鬼子的懷疑,便急中生智走到於得水的跟前幫助其“打外把”用轆轤澆菜。同時,槍不離身,一旦鬼子近前就與其接火。他倆親如一家人,澆了一溝又一溝,澆完黃瓜澆芸豆,不該澆的菜畦子也澆了,一直澆到鬼子撤走為止。
景三有時回到家裏經常給其妻子張振蘭(張莊村人)講述抗日英雄故事,常常親昵幼小的兒子,還給孩子買了一對兩厘米見方內有一對小彩燕子的玻璃晶體玩具。其妻也理解支持丈夫的革命活動。如講到運河支隊長伯龍在毛樓戰鬥犧牲後,梁巾俠同誌如何提起盒子槍指揮部隊衝出鬼子包圍圈的事跡;還講到抗日英雄劉剛連長在與鬼子作戰中腹部受重傷,腸子流了出來,劉剛一手托著腸子另一隻手持槍與鬼子血戰的故事;還有運河支隊打塘湖火車站閻允厚隊長犧牲的事。一樁樁,一件件革命故事,英雄事跡直到解放後的許多年張振蘭老人還講給兒們聽,激勵教育了幾代人。
景三同誌的性格開朗,說話帶笑,為人大方仗義,不吝嗇,和親朋鄰居和睦相處。有時他在街上吃早點喝粥,凡是和他一起喝粥認識的,一般他都給墊付粥錢,上了年紀的老人提起景三都這麽說。
1944年春,隨著抗日戰爭的節節勝利,魯南八路軍主力及地方武裝迅速發展壯大。抗日形勢好轉。童邱龍主編《運河支隊抗日史略》第188頁描述:“到1944年春,運北的部隊已經能夠在若幹小片地區,黨的基礎和群眾基礎較好的村莊公開活動,如棠陰據點周圍的曹馬、大明官莊、李山口、褚莊等村;石門周圍的侯許莊、韓莊、逍遙村、王樓等村,白天可以公開駐防公開活動,公開進行群眾工作。”第190頁又寫到:1944年4月“拔除寧樓偽軍據點的勝利,對改變運北地區敵我鬥爭形勢意義重大……從此,部隊在這一片地區開始建立一麵鄉村抗日民主政權……”。自此,抗日戰爭開始進入大反攻階段,我軍逐步拔除日偽據點,擴大根據地遵照魯南區黨委指示,中共嶧縣縣委開始建立健全所轄縣區鄉各級領導機構(1945年春,嶧滕銅邳縣合並為運河縣,機關駐澗頭集農村一帶書記劉向一)同年5月縣大隊指派區中隊長閻庭奎帶領40餘名革命武裝突襲了周營偽鄉公所並繳獲了其槍支彈藥。敵偽鄉長逃匿,偽副鄉長被生俘(薛城文史第三輯106頁),從而孤立並打擊了敵偽區長李允閣的囂張氣焰,切斷其在周營街的經濟供應使其燈下黑。爾後,根據鬥爭形勢需要,經中共嶧縣縣委、縣政府及運河支隊領導批準,由共產黨員第五區區長單庭蘭(單立功)委任參加革命工作多年的景三同誌為周營鄉鄉長,管轄周營北部22個自然村。這是周營地區共產黨領導下的,第一任公開的紅色抗日鄉政權即共產黨八路軍執政管轄的一麵政權。景三任職後,帶領三十餘名鄉武工隊員一邊抗擊和應對據點裏的日偽軍,一邊發動群眾在各村開展減租減息運動,同時做好對部隊糧款物的征集轉送等後勤保障工作,成為一方百姓的父母官。
他的出色工作引起了日寇及偽頑敵對勢力的敵視。當時日偽軍駐地周營街仍為敵占區,其他村莊為我遊擊根據地。周營偽區長李允閣中隊長張方連(即二鬼子,解放後鎮反時,於1951年7月在周營街東兩人均被共產黨槍決)視其為眼中釘,肉中刺,到處布置密探打聽部活動規律及宿營地點;而鄉長則帶領戰士運用遊擊戰術,靈活與敵周旋,一次又一次較好地完成縣、區領導交給的任務。
日寇夜襲石門村壯烈犧牲勵後人
據《鐵道遊擊隊史》記述:“1945年四、五月份……,我軍在津浦鐵路韓莊至官橋段和臨棗支線上連續多次大破襲,運北地區根據地不斷擴大。侵華日軍為報複鐵道大隊和運河支隊,組織了駐滕縣、官橋、臨城、陶莊日偽軍兩千餘人,瘋狂掃蕩微山湖東部地區”。石門村戰鬥,就是在這種形勢下發生的。
1945年農曆五月初,正是麥收季節,據童邱龍主編《運河支隊抗日史略》第191頁描述:“運河北岸進入新的發展時期,縣政府推行征收公糧稅款政策,部隊供應大有改善”。我鄉長景三和副鄉長李德遠兩同誌根據區長單庭蘭的指示,帶領11名戰士到周營北一帶村莊為我縣委縣政府(當時嶧縣已合並為運河縣)及運河支隊征集公糧稅款,11日夜晚,戰士們就宿在周營北大石門村李家大院。李家是這個村的大戶,有房屋20餘間,兩進院子,中間有腰牆,院落周圍有3米多高的圍牆。而且李擁護我黨抗日,住在李家比較安全。不料宿營情況早被日偽偵探得知。當即日軍指揮部調集了韓莊、臨城、山家林等據點日軍60餘人,偽軍150餘人計200餘名日偽軍並帶領騎兵隊於淩晨3點左右把這個小小的石門村圍得水泄不通。
日偽尖兵進村後,抓住一個外號叫“李舉人”的村民用刺刀逼著他去叫李家的大門,妄圖趁李開門之機衝進院內,把我戰士一網打盡。但李舉人寧死不從,當場被日軍用刺刀穿死。另有一名李姓村民在驚嚇中向村西南跑去,當場被發現的日軍開槍打死。
敵人的陰謀未能得逞,又摸不清我軍人員多少,不敢輕舉妄動,隻好讓兩名偽軍試探性地喊門,我戰士發現了敵人後趁其不備,立即開槍射擊,當場斃敵一人,打傷一人。此時,村內槍聲響起,圍村的日偽軍又來一部迅速包圍了李家的高牆大院,並發起強攻。敵人想從大門衝進去,於是架起機關槍,拚命向院內掃射,企圖以密集的火力壓住我方。我指戰員奮力抗擊,敵人的企圖落空。爾後,又從四麵齊向院裏射擊投彈。景三臨危不懼,機智沉著,指揮戰士們堅守在院內開槍還擊,並沿著牆根向院外敵人投彈。還不時地撿起敵人向我方投來的尚未爆炸的手榴彈向牆外的敵人扔去。嚇得敵人畏縮不前。在激戰中敵人又有兩人受傷。
戰鬥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天已經拂曉,我軍憑借有利工事,敵人始終沒能攻進院內(據戰後村內群眾講,敵人撤走後村民僅子彈殼撿了一糞頭)。敵人窮凶極惡,於是放火燒房。敵人把鄰戶的秫秸、豆草等所有柴草一齊從牆外仍向院內。刹時濃煙滾滾,火光衝天,大火蔓延了李家大院。我指戰員有的衣服被燒著,身上起了泡;有的口渴難忍;這時鄉長左肩部已經中彈。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景三命令同誌們立即向北邊緊連著的兩座院子撤退,戰士們想背著鄉長一起撤,但他堅決拒絕,並大聲對同誌們說:“不要管我,快撤退!我來掩護!”這時,日偽軍趁機登上高處向院內猛烈射擊。景三肩部,腿部多處中彈,鮮血直流,大火同時吞噬著他的肉體,他倒在地上,不能站立,但他仍頑強地持槍堅持戰鬥,最後壯烈犧牲,時年31歲。副鄉長李德遠剛爬上牆頭想對敵人射擊,不料牆外日軍的刺刀已經刺中他,後麵的敵人連打數槍,李德遠從牆上掉下來獻出年輕生命。
撤至第三進院落,我軍隻剩下九位同誌,他們是從圍牆西北角一個直徑約一尺的“陽口”爬到兩個屋山之間的一個胡同裏。戰士們子彈已經打光,隻剩下兩顆手榴彈,如果被敵人發現就準備與敵人同歸於盡。漫天的大火越燒越旺,在濃煙烈火的熏烤下,敵人進院後沒有偎進胡同,也摸不清我戰士的去向,誤以為都在烈火中燒死。
這時天已大亮,村內的群眾有的閉門不出,大多數群眾攜老抱幼躲到村外的春高粱地裏,於是日偽軍瘋狂地到處抓人和搶劫。撤離時搶走牛、驢50餘頭,衣物千餘件,雞鴨羊等數百隻,還以私通共產黨、八路軍等罪名綁走了李德池、李德林、李允龍等8名群眾。正如《運河支隊抗日史略》188頁中所述“當時威脅運北我軍活動最大的還是周營、古邵的偽軍”。敵人把綁走的群眾押送到古邵日偽軍據點進行拷打逼問。後又從8人中挑出3人押送到韓莊大漢奸張來餘處。最後,黨組織又通過各種關係於五天後才分批保回。
上午七、八點鍾,區長單庭蘭帶領部分區中隊聞訊趕來,整個村子驚天動地硝煙彌漫,烈火燒毀半個村莊,李家大院燒斷的屋梁,木棒冒著青煙。在清理現場時,屋內有未燒盡的殘缺不全的法幣、偽鈔和現大洋。這是為我運河支隊及嶧縣政府機關征集的經費。景三的屍體已經半燒焦,一米八高的個子已經縮成“弓”字形,他使用的盒子槍被區長單庭蘭拾回。單區長安排部下在白樓村購買地主“天地五”棺材一口,購買兩丈白洋布準備裹屍,又通知家屬及親朋族人前往認屍成殮。噩耗傳來,烈士之妻張振蘭抱著幼小的孩子悲痛欲絕。景三的麵孔被燒模糊,衣服大部燒成灰,幸其家屬認出烈士生前穿在腳上已燒得殘缺不全的繡花襪底。單區長與在場的戰友含淚舉行了簡單的遺體告別儀式後,遺體入棺成殮。景三和李德遠同誌為掩護九名戰友而英勇犧牲,他們死的壯烈,死的光榮,日寇夜襲石門村使我兩革命幹部犧牲,兩名群眾遇難,這筆血債黨和人民不會忘記!戰友們向天空鳴槍致哀,決心化悲痛為力量,英勇殺敵,為鄉長報仇!
眾親朋好友和族人抬著棺木路經白樓、小新莊、單廟家東到其祖塋東李莊村,這段路程至少8華裏,其間,偽區公所的敵人還不斷地往西北方向打冷槍。但抬棺木的群眾沒有被敵人的槍聲所嚇倒,直到烈士的遺體在祖塋入土為安。
“石門村戰鬥”是周營地區最後一次共產黨領導下的紅色抗日民主鄉武裝對日軍戰鬥。“五月十一打石門”在當時周營方圓幾十裏老幼皆知。三個月之後,日軍宣布無條件投降,抗戰取得徹底勝利!
黨的關懷勝似親人抗日英雄名垂青史
景三同誌犧牲後,我黨縣、區各級政府在惡劣的戰爭環境下對烈士遺屬的生活及時給於撫恤照顧。幾次開寫介紹信安排烈士之妻張振蘭及親屬牽著毛驢到我縣委縣政府駐地澗頭集黃邱山套等地領取撫恤糧款,當時在任的關百勝縣長和運河支隊老領導童丘龍政委及胡大勳支隊長(邵劍秋調淮北軍區學習)還親自接見表示安撫。
與此同時,駐紮在周營街東李家祠堂偽區公所的日軍及偽區長李允閣等敵偽勢力對抗日家屬的敵視並未放鬆。烈士之兄及叔伯侄子為躲避牽連先後投奔淮南親屬當了礦工。為保護和養育好烈士這根獨苗,免遭敵人迫害,張振蘭抱著3歲的兒子離開敵占區周營街,寄居在牛山後張莊村其父母家生活。這位性格剛烈、懂理、善良而勤勞封建式農村小腳婦女,除領取黨和政府發給的有限撫恤糧款外,堅持自強自立,決心用勤勞節儉撐起這個家。她農忙幫父母幹活,農閑就跟隨娘家兄長趕著毛驢去山後煤井馱炭,然後去韓莊車站出售,從中賺點差價錢維持生計。
日本鬼子投降後,居住在父母家的張振蘭憎恨國民黨反動派發動的內戰,她堅定地跟著共產黨走。淮海戰役期間,在棠陰鄉張莊村(濟寧市檔案館存該村為嶧縣支前模範村)其父母家她積極參加當地鄉、村組織的支前活動。同其他婦女一起為子弟兵做軍鞋、籌給養,為行軍路過該村解放軍設置的茶水站燒水做飯。
新中國成立後,似乎已被人遺忘,且在娘家艱辛生活的張振蘭母子二人卻回到老家周營四村,並分得和購買了部分土地。其子也在周營小學免費讀書。1950年8月經山東省人民政府批準景三同誌為抗日革命烈士並簽發了《革命烈士家屬證》。爾後每年春節所在周營四村幹部群眾敲鑼打鼓、燃放鞭炮,到其門前光榮燈。烈士之妻張振蘭每年都享受所在村(大隊)、公社(鎮)定補金和定補工分;烈士之子晉餘在嶧縣中學讀書時每月享受8元的助學金直到高中畢業。後來成為國家正科級幹部。張振蘭也很爭氣,她愛黨愛國愛集體,公道正義,勤勞善良。在村裏和其他群眾一樣打井、修路、積肥,為生產隊看場十幾年如一日。由於她的事跡感人,贏得了廣大幹部群眾的尊敬和好評。她多次被四村大隊和周營公社(鎮)評為先進個人;多次參加薛城區烈軍屬代表會、座談會,1978年被評為薛城區勞動模範;1980年4月當選為薛城區第三屆人大代表。1986年夏,烈屬張振蘭不幸患腦溢血醫治無效,這位25歲就痛失丈夫,堅強守護烈士後代,辛苦勞累半個世紀的偉大女神,望著床前的滿堂子且其中有五名共產黨員的十幾口之家,欣慰地閉上雙眼與世長辭,享年67歲。
1983年8月國家民政部又統一簽發並更換新的《抗日革命烈士證明書》以作紀念。1985年中共棗莊市薛城區委第39號文中,對景三烈士的任職情況又進一步作了肯定。文中說“嶧縣第五區下設鄉,其中周營鄉鄉長景三,管轄22個自然村”。1986年編撰的近代《周營鎮誌》和薛城區政協文史委編寫的《薛城文史》第二輯都分別刊載了有關石門村對日戰鬥的史料。1987年清明節,周營鎮人民政府根據區政府的安排在景三烈士墓前立碑銘記。1990年4月至1991年2月原運河支隊長邵劍秋老人在給烈士之子晉餘的5封書信中有6次提及“抗日烈士景三”的史事。在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之際,《薛城周訊》於7月12日第三版全版刊登了通訊《抗日英雄景三和石門村戰鬥》;同年8月1日《棗莊晚報》第20版又全版刊登了該報記者和通訊員合寫的題為“《運河支隊的抗日英雄》——革命烈士景三和石門村戰鬥”等追憶文章。都以不同形式緬懷其在抗日戰爭中為國家和人民做出的貢獻。
                                             
 
                                           2015年9月
    本文是烈士景三之獨子晉餘所寫。文中大部分資料來自於作者的母親烈士之妻張振蘭平時講述。由於其母也去世較早,烈士生前的老領導、老戰友健在的極少且高壽,肯定還有烈士的好多事跡無從得知。但文中僅有的情節均屬事實。是作者在許多資料中查閱而得,這些記述或許對周營地區乃至原嶧縣西南地區抗戰時期的史料研究有所參考。
 
聯係電話:18266270968   13563202829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上一篇:曆劫“南京大屠殺” 又投身黃埔軍校抗戰的孫晉良  下一篇:運河橫刀 黃邱立馬

評論隻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違反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一切後果自負,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