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曆史文化

運河橫刀 黃邱立馬

孫斌全魯南抗戰傳

時間:2015-08-07 19:10:10  來源:牛山孫氏曆史文化研究會嶧城分會  作者:孫中強

 NNN中華牛山孫氏網

“抗戰中的牛山族人”之十
      斌全(1901年11月—1995年1月),原名承才,字斌全,嶧縣六區(今台兒莊區澗頭集鎮)郝樓村人。在日本侵略者的鐵蹄踏上嶧縣土地的危難關頭,他以強烈的愛國激情投入到抗擊日寇的鬥爭中。1938年11月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抗日隊伍中,曆任八路軍一一五師第十四區區隊長,運河支隊第二大隊長,魯蘇邊區抗敵自衛軍獨立團團長,運河支隊副支隊長、嶧南抗日遊擊隊總隊長等職。在極為艱難險惡的條件下,他身先士卒,英勇善戰,與日偽軍展開了殊死搏鬥,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
1938年夏,徐州失守,魯蘇邊境淪陷,嶧縣運河之南處於地地道道的無政府狀態。曾任花山鄉鄉長的斌全當時就想拉起一支真心抗日保民的武裝,他先把埋在北許陽的二十支步槍起了出來,又派胞弟承惠到台兒莊周圍買了挺輕機槍。這樣就組織起來二十多人的武裝,在郝樓村及附近村莊駐防。但隨之引來了無盡的煩惱,土匪使人借槍,族人要其賣槍,朋友勸他帶槍投靠日偽……
在當時特殊的背景下,考慮到能以偽政權的名義發展抗日保民的力量,無奈中在眾人的撮合下,斌全被選為偽嶧縣六區區長。此後,他掌控的區公所不僅擁有二十多支步槍、兩挺輕機槍,還接收了鄉農校留下的六支盒子槍,成為嶧縣運河之南一支重要的武裝力量。在駐嶧日軍的秘密檔案上記載著,“嶧縣第六區地方上有力者:一王榮宣、二張兆棠、三承才”。
在任偽嶧縣六區區長的日子裏,斌全時刻與狼共舞,處境極其淒惶。國民黨地方勢力以“抗日”為名處處刁難,運南運北各種牌號的頑軍“遊擊隊”要小心接待,偽縣政權的各色人等得高接遠送,就是這樣還兩次險遭日偽軍算計。他思前想後,決計率部反正抗日。
1938年11月26日,時任中共地下嶧縣縣委書記的紀華同誌,經朱道南(電影《大浪淘沙》的作者)介紹,與斌全接洽後,發展其為中共地下黨員。從此,斌全同誌正式走上了革命道路。為盡快發展武裝,1939年2月,以六區區公所為掩護,他們在郝樓小學開辦了“抗日訓練班”。時任縣委宣傳部長劉亦夫(浙江省原副省長)親自擔任教員,朱奇民(山東省原副省長)曾參加學習。他們從訓練班中發展了一批黨員,吸收了一批幹部,到該年5月底,嶧縣六區的紅色武裝發展到六十餘人槍。
斌全同誌正式走上革命道路的第一仗,即是與日本特務王亞平所把持的“紅槍會”的鬥爭。“紅槍會”本來盤踞在徐州賈汪一帶,1939年夏發展到了嶧縣六區駐地澗頭集以東李莊。6月23日,他們又竄至運河北的抗埠一帶發展會徒,縣委書記紀華同誌接報後決定“相機將其殲滅”。 6月24日,斌全集合所部六十餘人在前劉莊迎戰“紅槍會”一、二百會徒,激戰中犧牲戰士兩人,自己背部負傷十八處。6月27日 ,斌全又聯絡嶧南辦事處雲亭、四區景傑、五區茂墀、嶧東張合甫擊退了王亞平所帶領的“紅槍會”兩千餘人對六區駐地澗頭集的進攻。隨後,為徹底肅清王亞平的影響,他以“嶧縣第六區抗敵自衛團司令兼區長”的名義,和縣委書記紀華同誌聯名發布《布告》,散發《告六區人民書》,又邀請進步人士、開明士紳、當地上層人物、有“紅槍會”組織的村長到澗頭集開會。數箭齊發,果然奏效,不少“紅槍會”會徒攜帶武器來區公所參加抗日武裝,“紅槍會”二當家的謝紹唐還帶一個中隊人槍加入了我軍,後來成為我黨我軍的一名優秀幹部。
運南紅色抗日武裝得到了順利發展,至1939年10月六區已有三個中隊和一個警衛連共三百餘人,在抱犢崮山區大爐根據地整訓時,時任政委羅榮桓元帥正式命名這支武裝為“八路軍一一五師第十四區隊”,委任斌全同誌為區隊長。1940年2月,駐徐州的的日寇掃蕩運南,到處散發傳單,懸賞一萬元捉拿斌全。他帶領第十四區隊采取遊擊戰法,巧妙地利用天時、地利與人和,一戰橋頭,二戰杜莊,打退了日偽四百多人的進攻,被羅榮桓元帥稱為“敢於在鬼子頭上跳舞的隊伍”。
1940年6月,十四區隊編為運河支隊第二大隊,斌全同誌任大隊長。7月,第二大隊攻打賈汪偽軍據點,激戰一小時,俘虜了一批偽軍和奸商。9月,號稱“蘇魯邊區遊擊司令”的韓治隆聯合龍傳道等頑軍遊擊隊兩千餘人,包圍了駐守黃邱山套的運河支隊。激戰中,斌全的第二大隊勸降了韓部一個連,俘獲該部宣傳負責人和龍傳道之子龍希貞。因龍希貞當時還掛著塊“抗日”的牌子,運河支隊決定“繳槍不殺”,用其交換了兩挺輕機槍、二百支步槍、二十把手槍、四匹戰馬。10月,日軍實行秋季大掃蕩,戰鬥愈加頻繁殘酷。曆經周莊戰鬥、庫山戰鬥、朱陽溝戰鬥、沙河涯戰鬥,日軍殺害了我運河支隊二十八名戰士,製造了駭人聽聞的“巨梁橋慘案”。就在這時,運河支隊奉調進入抱犢崮山區補充主力,經整編為八路軍一一五師五團,運南地區隨之全部偽化,一直處於白色恐怖之中。
1941年4月,斌全秘密回到運南,很快又拉起了近三百人的抗日武裝。為了更廣泛地團結各方麵的抗日力量,經朱道南同意,命名為“抗敵自衛軍獨立團”,斌全任團長。獨立團成立之後不久,即組織了六十餘人夜襲了台兒莊車站,擊斃日軍兩名,繳獲了偽軍一個班的槍支和大宗物資。1942年春,在我遊擊區中心旺莊,獨立團和運河支隊、文峰遊擊隊、縣大隊、縣政府警衛連合圍了偽嶧縣縣長王徽文和日軍顧問指揮的兩千多偽軍和幾千民夫。相持近半月後,日偽軍於3月16日北撤,遭我守在北麵的獨立團和縣大隊的突然伏擊,日偽潰不成軍,是役大長了我遊擊區軍民的士氣。
1942年6月,根據上級對運河支隊進行重新整頓的指示,獨立團編入運河支隊,斌全任副支隊長。11月初,他以“嶧南抗日遊擊隊總隊長”的名義帶領運河支隊部分主力,到運北協調文峰遊擊隊、陰平區隊、周營區隊與鐵道遊擊隊聯合打擊敵人,開展工作。在徐家河駐防時,追擊偷襲李莊的偽軍百餘人四散奔逃,此後一提起“斌全”的名字敵偽軍皆膽戰心驚。
1943年運河支隊劃歸淮北軍區第三軍分區統一指揮。11月,斌全同誌開始到安徽半城西南大王莊新四軍軍部輪訓。1944年4月,曆時半年多的學習結束後,他被調到嶧縣縣政府,任副縣長兼司法科長,從此離開了抗日第一線。
參考資料:斌全回憶錄》(嶧城文史資料第八輯)
劉亦夫同誌回憶錄》(嶧城文史資料第三輯)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上一篇:抗日烈士孫景三和石門村戰鬥  下一篇:牛山孫氏秀才孫毓磐“扒官靴”的故事

評論隻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違反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一切後果自負,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更多評論